Cass scholars how to prevent Japanese disease in china-cashmere mafia

Academy of Social Sciences scholar China: how to prevent the "Japan disease" Chinese deputy director of the CASS Institute of finance Yin Jianfeng believes that the name of GDP China slowed sharply, industrial deflation makes China economy has characteristics of Japanese disease, the next step is to accelerate structural reforms. "(China) has entered the" Japanese disease "state." In February 16th, Yin Jianfeng, deputy director of the Institute of finance, Chinese Academy of Social Sciences, analyzed the current economy. Yin Jianfeng believes that China’s industrial producer price (PPI) has been negative for many years, similar to the situation of Japan’s disease. Japan is a long-term consumer price (CPI) and PPI double negative, that is, a long period of deflation. The so-called "Japanese disease" refers to the conclusion drawn by Professor Ito of University of Tokyo that an economic growth stagnates and the real interest rate is zero or negative. Japan’s actual GDP basically grew by zero during the 20 years from 1995 to 2014. In addition, interest rates in Japan have long been zero interest rates or near zero, and recently negative interest rates have been introduced. Source: Academy of high-end forum think tank Author: the CASS Institute of Finance deputy director Yin Jianfeng: in the past many scholars believe that Japan’s 20 years of economic stagnation, and Japan’s fiscal deficit is too large, the Japanese against the dollar too fast, and the labor productivity is low. For example, in 2007, the Japanese government’s debt has exceeded 1.7 times that of GDP, and in 2014 the Japanese government’s debt may be 2 times as much as that of GDP. In February 16, 2016, the Chinese Academy of Social Sciences high-end think tank forum, a number of scholars agreed that China’s current deflationary pressure increased, the risk of increasing government debt is also increasing. At present, China and Japan are different, Japan has entered the high-income countries, China is still in the middle income country stage, at the same time, the rapid rise of aging. In 2015, China had 222 million people aged 60 and above, accounting for 16.1% of the total population; 65 people aged 143 million 860 thousand and above accounted for 10.5% of the total population. The proportion of the two items over 60 and over 10% years old accounted for 7% of the population aged 65 years and older. Japan’s per capita GDP is around $50 thousand, about 7 times that of china. Chinese as old before rich countries, whether across the middle income trap, become "the need to pay attention to the problem during 13th Five-Year.". Yin Jianfeng believes that the next step is to implement expansionary fiscal and monetary policies, and to carry out substantive structural reforms. The following is the full text of Yin Jianfeng’s speech at the February 16th Chinese Academy of Social Sciences high-end think tank forum, the headline added to reporters. My title changed to "prevent Japanese disease"". In 2015, China’s macro financial situation first introduced the main points of China’s macro financial situation in 2015. There are three main reasons: the "double city" panic of the stock exchange market; the intensification of the housing market differentiation; the higher the leverage ratio. In 2015, the double City panic was the first currency exchange market. In July 2015 and December, the nominal depreciation rate was 6%, but the real effective exchange rate was still at a historical high

社科院学者:中国该如何防止“日本病”   中国社科院金融所副所长殷剑峰认为,中国名义GDP大幅放缓,工业领域持续通缩,使得中国经济出现了日本病的特征,下一步需要加快结构性改革。   “(中国)已经进入‘日本病’状态。”2月16日,中国社科院金融所副所长殷剑峰分析当前的经济时说。   殷剑峰认为,中国工业生产者价格(PPI)已经持续多年负增长,和日本病的情况类似。日本是长期居民消费价格(CPI)和PPI双负,即长期处于通货紧缩状态。   所谓的“日本病”,是指东京大学伊藤教授得出的一个结论,即一个经济增长停滞,实际利率为零或者负数的状态。日本实际GDP从1995年到2014年20年间基本上零增长。另外日本银行利率长期是零利率或者接近零,最近开始实行负利率。   来源:社科院高端智库论坛   作者:社科院金融所副所长:殷剑锋   过去很多学者认为,日本之所以20年经济增长停滞,与日本财政赤字过大,日本对美元升值过快,以及劳动生产率低下有关。比如2007年,日本政府的债务已经超过GDP的1.7倍,2014年日本政府在债务可能在GDP的2倍。   而在2016年2月16日中国社科院高端智库论坛上,多名学者都一致认为,中国目前通缩压力加大,政府债务增加的风险也在增加。   目前中国与日本不同的是,日本已经进入高收入国家,中国仍处于中等收入国家阶段,同时,老龄化程度快速提升。   2015年中国60周岁及以上人口22200万人,占总人口的16.1%;65周岁及以上人口14386万人,占总人口的10.5%。两项均大幅超过60岁以上人口占10%,65岁以上人口占7%的老龄化国家的水平。   日本人均GDP目前为5万美元左右,是中国的7倍左右。中国作为未富先老国家,能否跨越中等收入陷阱,成为“十三五”期间需要关注的问题。殷剑峰认为,下一步需要实施扩张的财政货币政策,同时进行有实质性的结构性改革。   以下是殷剑峰在2月16日中国社科院高端智库论坛上的演讲全文,小标题为记者所加。   我的题目改成了“防止日本病”。   2015年中国宏观金融形势   首先介绍一下2015年中国宏观金融形势的要点。主要是三个:股市汇市的“双市”恐慌;房市分化加剧;杠杆率越去越高。   2015年双市恐慌首先是汇市,2015年7月到12月名义贬值6%,但实际有效汇率还是在历史高位,这个与亚洲金融危机期间不同,那个时候名义汇率不变,但实际有效汇率在贬值。   汇市的恐慌也影响了股市。   2015年7月股市破5000点,同时股市的杠杆不断地上升。这里统计了两融中的融资融券的融资余额, 破5000点的融资余额达到1.5万亿,随着融资余额杠杆率的下降,目前只有6000亿,股市跌到2800点以下。很多人说2015年的股市有改革流和杠杆流的成份,我们统计了上证指数和融资余额的动态相关性,我们发现主要是杠杆流。动态相关性从2014年7月股市开始启动的时候,从微弱的正相关突然蹦到0.9左右的高度正相关,这之后一直维持高度正相关迄今。所以现在股市的熊市与去杠杆有密切的关系,今天股市非常好,主要和汇率预期的稳定有关。   2015年房市出现了分化。   事实上2013年底开始,一线二线三线城市房价增速都在下降,到2015年4月份三种城市的房价都进入负增长,2015年6、7月份房价回升,但是回升到迄今,三线城市还是负增长,二线城市还是微弱正增长,一线城市大幅增长。一线城市的房价上升与股市的翘翘板效应有密切的关系。在股市最繁荣的2014年底、2015年4、5月份,一线城市房价不断下跌。从6、7月份股市暴跌后,一线城市房价开始回升,这也是有人预测,今年房价会上涨的主要原因,但是主要指一线城市的房价。   2015年杠杆越去越高。   从2012年开始我们国家的杠杆率,就是实体经济全部负债比名义GDP一直不断上升,2015年不仅是继续上升,而且上升的速度比往年都快,2014年比2013年上升了8个百分点,2015年比2014年上升了8.5个百分点。杠杆为什么越去越高,关键是分母跑不过分子。   2013年底实体经济负债的增速持续下降,但是由于名义GDP下降的速度快于负债下降的速度,所以导致了杠杆率越去越高。名义GDP下降速度过快,一方面因为实际GDP增幅下降的原因,另外一方面是由于通货紧缩。   实体经济增速下降过程中我们发现在几类负债中债券的增速2015年出现了明显上升,2015年底债券的同比增速达到35%,进一步分析来看,债券增速较快,主要是因为地方政府债,反映了目前市场普遍预期,2016年的主要风险将会在债市,信用风险会大范围爆发。   “日本病”本质:长期通缩   2016年的展望。最近读了东京大学伊藤教授的一篇文章,说全球正在出现“日本病”。   “日本病”有几个特点。   第一是增长停滞,实际增长率小于潜在增长率。   第二是长期萎缩,实际自然利率小于零或者小于实际利率。实际自然利率指的是资本的边际报酬,零利率或者接近零,日本最近开始实行负利率,主要是商业银行在工商银行存款,通货紧缩。   “日本病”核心问题主要是两个问题,实际是长期停滞,比较美国、德国、日本,实际GDP1995年基数是100,到2014年日本的实际GDP是116,也就是说只比1995年上涨了16%,复合增长率只有百分之零点几,实际量增速非常少。   名义量,在2014年日本GDP只相当于1994年86%,名义大衰退,这是“日本病”的核心。   名义大衰退的背后是通货紧缩。日本的通货紧缩有两个演化步骤。   第一是从1991年到2004年,首先是PPI通缩。第二是从1998年到2014年CPI退缩,从PPI通缩到CPI通缩的主要原因是因为工资的下降。   我们以日本雇员30人以上企业的工资的增速来看,从1998年开始工资增速持续下降,从2015年二季度开始,日本的PPI再次下降,同时,除去食品和能源的CPI,只有百分之零点几,目前日本有可能再次陷入PPI和CPI双通缩。   “日本病”的背后名义大衰退主要是需求萎缩。   这里比较了名义GDP中几个变量,红色是私人部门消费,我们可以看到20年来没变化。投资在不断的下降,如果不是政府部门消费的上升,它的名义GDP会下降的更严重。在总需求萎缩的背后,主要是家庭收入的下降。   家庭部门有两种收入,首先是工资,2014年工资水平只相当于1994年的92%,财产收入相当于1994年的7%,两类收入下降。另一方面,企业实际上收入非常好,2014年企业的收入相当于1994年的153%,是上升的,企业是挣钱,但企业没有将利润分配给家庭。   伊藤教授统计了“日本病”指数,统计了日本、美国、德国、英国和欧元区,日本病指数三个要素构成,第一是产能缺口,反映实际增速停滞的程度。第二产出缺口+通货膨胀率,反映名义衰退的程度,名义利率如果接近零反映了利率刚性和流动性,这个指数在零之下就是犯了日本病,现在日本从1991年以来一直是“日本病”,同时几个主要经济体,主要是美国和欧元区,这个指数大概都在1以下,接近于“日本病”的程度。   中国的“日本病”指数   中国现在出现一个情况,从2015年开始,不仅实际GDP在下降,名义GDP也在下降。2015年经济增速是6.9%,金融业贡献非常大,如果把金融业去掉,我们可以看到2015年四季度实际GDP增速是6.8%,名义GDP增速只有6.02%,去掉金融业的名义GDP增速只有4.78%,所以已经进入到名义衰退非常明显的过程。   还有一个问题“日本病”的关键是通货紧缩。   目前中国的PPI(工业生产者价格)通缩已经持续了4年之久,CPI扣除食品和能源之后也在2%以下,远远低于调控目标,下一步就是中国的PPI通缩会不会演变为CPI(居民消费价格)通缩,这是一个非常关键性的问题。   从日本的经验来看,PPI通缩到CPI通缩主要是通过工资,从目前城镇企业单位的工资增速来看,国有企业从2012年以来,国有企业的工资总额和平均工资增速都已经下降到10%以下,其他单位的工资增速下降也非常快,这个数据到2014年12月份,如果按照过去的增速来看,2015年的工资增速很可能是在零以下,这就意味着PPI通缩有可能很快变成CPI通缩。   我们来看一下中国的“日本病”指数。   我们用技术产出缺口加上PPI或者CPI,再加上银行的利率,我们发现如果用CPI来统计的话,目前指数还不错,还在零之上,如果用PPI统计,这个指数从去年二季度开始,已经跌入零以下,已经进入“日本病”状态。   实际上如果将2013、2014年由于钱荒导致的财经利率高涨的情况去除,而是考虑法定或超额准备金利率(目前年利率低于1%)的因素,以PPI来计算,2012年以来中国就一直处于“日本病”的状态。   需要加快结构性改革   怎么防止“日本病”?“日本病”实际上是一种富贵病。有人说年轻人不会得老年痴呆症,但是年轻人也会痴呆。日本病的起源首先是资产负债表的衰退。持续的原因是总需求不足,总供给侧缺乏活力,通货紧缩和高杠杆相互的推动。根源是预期不好,最近日本家庭调查发现日本各个年龄段的家庭对预期都非常差,企业对资本边际报酬率预测非常糟糕,长期通货紧缩导致通货紧缩预期。   为克服“日本病”,安倍提出了“三支箭”但是遇到了三个问题。第一支箭是有明确通胀目标的扩张货币政策,核心CPI要达到2%,在2014年曾经短期达到,但是由于离岸市场的套利交易,使得日元开始升值,对这个形成障碍。二是扩张财政政策,但是巨额财政政策不可持续性使得日本当局经常要考虑提高税率,2014年提高消费税率。第三是结构改革。   对于最近的供给侧改革,习近平总书记说适度扩大总需求的同时着力推进供给侧改革,这是双措并举。我们认为未来要有扩张的财政货币政策,要有实质性的结构性改革。 进入【新浪财经股吧】讨论相关的主题文章: